《潘朵拉遊戲 I烈火洪流》─(2)

【carol的私房教養】為做童書的總編媽咪Carol從教養兩位可愛孩子的經驗及相處中,分享其最真切的心情與心得! 【寫真生活Snap電子報】介紹網友們精彩攝影作品及生活資訊影像情報,快藉由此份報來看你不曾發現的風景!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5/12/14 第770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故事甜甜圈
歡樂蘋果派
 
 
《潘朵拉遊戲I烈火洪流》
作者:多莉亞•史考特Victoria Scott 皇冠文化出版

我皺皺鼻子,手中一邊翻動這個裝置,看到另一面有個凸起的紅色閃燈,我幾乎興奮到尖叫出聲。紅色閃燈真是酷斃了,我心中這麼認定。它們代表科技與先進,或許還連結到外在世界──連結到我的朋友,也或許是音樂,誰知道這一年來出現了什麼怪異有趣的東西呢?我敢說,這小小裝置可能容納了大概,嗯,十億首歌曲,而我就要聽遍它們,每一首都要。

 
《潘朵拉遊戲 I烈火洪流》─(2)
 

第二章

我左看右看,察看房間有沒有其他人在,但當然,沒半個人影。接著,我懂了。爸媽知道這次搬家對我有多難受,所以現在想要收買我,讓我開心,或至少讓我暫時別再抱怨了。

我是這麼容易搞定的嗎?

拜託,那麼他們大可以把一堆藍色小盒子綁在搬家卡車後面,那我就會追它們追到雙腳淌血。

我衝過房間,跳上床,臉上漾開大大的笑容。這九個月來,我過著沒有網路與手機的生活,現在,我自覺像是一隻緊盯獵物的野狗。

我把盒子舉到脣邊,對它說:「寶貝兒,你是我的,全屬於我。」

就在準備撕開它的當兒,我停下動作。如此一來,猜想內容物的時刻就會太快結束,而結束之後,我就沒什麼好期待的了。或許,我應該延遲這種喜悅感,忍到不能再忍為止,光是知道還有東西可盼望,就能讓我快樂好幾天。

我從脣邊移開盒子,輕輕搖晃它。

放下盒子,泰拉,我對自己說。

「不管了。」我大聲說。

我把手放在蓋子上,把它掀開,裡面是一個小小枕頭。我想像著各式各樣在迷你床架使用這迷你枕頭的迷你動物,但真是太瞎了,要到哪裡去找合適的枕頭套呀?

我用手指捏起枕頭,驚訝地發現枕頭下方還靜置著一個東西,我連忙把枕頭彈到床上,手探進盒子拿出一個小小的雪白裝置。它比五分錢的銅板大不了多少,形狀非常奇妙有趣,看起來……看起來就像是助聽器。

我皺皺鼻子,手中一邊翻動這個裝置,看到另一面有個凸起的紅色閃燈,我幾乎興奮到尖叫出聲。紅色閃燈真是酷斃了,我心中這麼認定。它們代表科技與先進,或許還連結到外在世界──連結到我的朋友,也或許是音樂,誰知道這一年來出現了什麼怪異有趣的東西呢?我敢說,這小小裝置可能容納了大概,嗯,十億首歌曲,而我就要聽遍它們,每一首都要。

我發誓會漫不經心給爸媽一個扎扎實實的道歉,然後我把裝置塞進耳中,暗自希望即將聽見女神卡卡的最新歌曲。哈利路亞!尺寸剛剛好!就算我的波士頓小白臉給了我鑽石,也不會讓我更開心。

我撥弄了一會兒,手指才放到閃動的按鈕上。哎……寶貝,快出現吧!

我一按下按鈕,就聽見咔嗒聲,這樣的聲響持續了好幾秒,長到足以讓我開始覺得快崩潰了。但接著,咔嗒聲變成靜電干擾聲,彷彿無線電的另一頭有人調整好頻率了。

我從床上跳下來,在房間來回踱步,偏著頭像是在搜尋訊號。我感覺好像傻瓜,但這是我這輩子做過最有趣的事了。突然一個女聲傳來,我挺直了身子,那是個清脆又清晰的聲音,彷彿這女聲這輩子說話從來不曾吃螺絲。我的目光落到地板,專心聆聽,然後聽見──

「聽到這訊息的人,表示已獲邀成為硫磺浴血賽的角逐者。所有角逐者都必須在四十八小時內報到以選擇專屬的潘朵拉同伴,如果不──」

「泰拉?」爸爸問:「妳在做什麼?」

我轉身,舞動一個開心的小舞步。「這是什麼玩意兒?」我指著耳朵的裝置。「你們是從哪裡弄來的?真是有趣到爆了。」

「弄什麼?」爸爸的神情從疑惑到……驚恐。我一度感覺他像是變回小小孩,像是回到以前我跟柯迪四歲與七歲時,像是隨時會被放上思過椅自行宣洩怒氣,而柯迪則在一旁炫耀自己可以自由行動。「妳耳朵裡有什麼?」爸爸的語氣聽起來很奇怪,彷彿經過仔細算計,才慢慢離開嘴巴一樣。「給我。」

「什麼?為什麼?」我說。

爸爸伸出手。「現在。」

沒有爭論的餘地,爸爸的體型不算大,現在卻似乎巨大無比。我從耳中拉下裝置,放進他的掌心,在他合上手掌的當兒,我確定我的新玩具已經被永遠沒收了。

「如果你要收回,又何必送給我?」我問。

爸爸看著我,一副要說什麼大道理似的,但最後只嘀咕說:「妳媽需要廚房幫手。」就走出房間。未來千秋萬世我唯一的新鮮刺激,就塞在他的口袋裡。

我抓住門框的兩旁,垂下頭來。爸爸的怪異行為告訴我,把那個會說話的助聽器放在我床上的人不是他,我不禁納悶那會是誰?然後,我恍然大悟。經過柯迪房門時,我放聲大叫:「豬頭,很好笑哦!」即使口中這樣說著,我還是在想,如果不是他,那又是怎麼回事呢?我從來沒遇見什麼刺激的事,從來沒有,但這也不會讓我就此不作白日夢。

我的腦袋閃過一整個世界的可能性,現在,我只確定有個祕密教派的首領徵召我參加硫磺流血賽,還是浴血賽,隨柯迪怎麼命名,但不管哪一個,聽起來都陰森森的,顯然他對於手足野蠻相殘有極其扭曲的想法,而我也真的認為加深我的希望是種野蠻行為。

真正的問題是,他是怎麼錄製那女聲的,顯然這小子對我有所隱瞞。在我們搬到這裡之後,媽媽堅持柯迪需要放鬆,所以就下了科技產品禁令,但他必定偷藏了什麼東西,像是筆電還是智慧型手機,一定有。

光是想到這件事,就讓我氣到口吐白沫。

我霎時覺得自己是不是染上狂犬病了。

媽媽不在廚房,但我看到她站在她的房間,壓低聲音跟爸爸說話。

「妳保證過的!」爸爸嘶吼:「妳保證他們找不到她在這裡的。」

「對不起,現在說這個已經太遲了。」

「還沒有,還沒──」

當媽媽看到我,她舉手要爸爸噤聲。

「泰拉,去準備晚餐。」她說:「然後到柯迪房間會合。」接著關上房門。

「哎喲!太沒禮貌了吧?」我說,但主要是對著自己說。我想了一會兒,猜想爸媽到底在說什麼。對於剛聽到的事,我沒辦法說自己完全無動於衷,只是,跟一個有慢性病的哥哥住在一起,卻會讓人習慣在無意中聽到爸媽關起門來密談怪事,所以,我不去理會他們的胡思亂想,改把心思放在逐客令。

今晚是我爸訂立的快樂星期天,代表要在柯迪的房間吃義大利麵。我們所有人都會坐在他的床邊,拿免洗餐具用餐,而且誰都不准說不愉快的言詞。而這代表的真正意義是,大家都各自把想說的討厭事留到星期一,這樣才有了展開新的一星期的真正感覺。

我瀝乾義大利麵,澆上一罐番茄大蒜醬,然後仿照義大利廚師在電視的動作,送了一個飛吻,我傾倒這個超大的不鏽鋼鍋,在四個盤子倒滿義大利麵,再撒上袋裝的帕馬森乳酪,還有一片冷藏的大蒜麵包。

我們吃的一切都是由愛心與關愛調製,再以人類各種的防腐劑打包。住在離最近的雜貨店四十五公里的地方,相當程度也代表著除非自己種,否則我們永遠無法吃到新鮮食物。但這種事不會發生,因為要我爸媽掏勞力,他們寧可選擇掏腰包;這也是我們不該遠離城市的另一個理由。

走向柯迪房間的途中,我像是得到好好打賞的女服務生一般,端著裝滿盤子與玻璃杯的托盤。我甚至一手撐住屁股,以走臺步的姿勢,搔首弄姿經過對這個房子來說太過昂貴的家具。來到走廊時,爸媽對柯迪的匆匆細語無意間傳入我耳中。我決定停下來偷聽,但地板偏生在這個時刻,決定要在我鞋下吱嘎作響。

所有人都停下話來。

「妳弄好義大利麵啦?」爸爸問道。他說話的樣子比較像是在打探消息,而不是問晚餐。

我轉過角落,盡全力繼續走臺步。真是走得太好了,我幾乎把托盤一併跌下去。只是,如果要在走臺步與不讓義大利麵跌落地之間做選擇,我當然選擇前者。「我的好顧客,晚餐準備好了。」我穩住托盤,把像蛆的麵條遞給家人。交給爸爸時,我停下動作,端詳他的表情。我知道把盒子放進我房間的人是柯迪,但讓我在意的是,爸爸對這件事的反應是那麼怪異。他是很討厭我跟柯迪玩壓人遊戲,我猜想他當時只是心情不好,所以我想知道他現在是不是不氣了。而且,我還想偷偷拿回他口袋那個會說話的裝置。管它是不是惡作劇,這可都是擊退枯燥無聊和與世隔絕的救命繩索呀!

吃飯的時候,媽媽沒完沒了談著明天課程的待議事項。我真想提醒她,快樂星期天可是不准談論不愉快的事情的,但我管住舌頭。現在是八月,這確確實實代表了兩件事:一、對我們哈勒威家來說,可是新學期;二、媽媽還在持續進行她過度狂熱的減肥行動,或許是失控了。

自從搬來這裡,媽媽就開始讓我跟柯迪在家自學。這對我的社交行事曆來說,是個重大的打擊;僅次於──可知道嗎?我們要搬到蒙大拿了。我從沒想過媽媽是那種會搬到荒野並且讓小孩在家自學的類型,但結果證明,她真是充滿驚喜。我承認,就老師來說,她是我所遇過最棒的一位,或許是因為我每次答對問題,她就喜形於色;考試過關,她就手舞足蹈。

柯迪坐在床上,聽著媽媽發表課程計畫,還不時點點頭。媽媽今晚的聲音感覺太過熱切,像是她竭盡全力卻還是沒法讓我們展現笑容。我瞄向爸爸,發現她努力取悅大家的苦心,至少已在一個人身上宣告失敗。爸爸的叉子轉著無窮迴圈,幫我把義大利麵傑作變成了橘紅色爛泥。

我再也受不了他的神情。「爸,你還好嗎?」

他猛然抬起頭,卻過了一會兒,嘴巴才形成笑容。「沒事呀,一切都棒極了。」

棒?現在,我知道事情不對勁了,我有意無意把眼神投向他收起那裝置的口袋,他一隻手覆在上頭,與我四目交接。

「安卓雅,我們來洗碗吧!」爸爸轉開視線,改而看向媽媽。他們今晚真是怪到不行:爸爸有種憂慮的焦躁不安;媽媽則掛著選美般的笑容。

媽媽點點頭,然後收拾盤子。接著,她看了爸爸最後一眼,就離開了。這種難以捉摸的氣氛真讓我受不了,所以我張口準備說點什麼,什麼都好。「柯迪,你這次惡作劇可真厲害,可惜爸爸毀了你最精彩的部分。」這不是我想到最好的台詞,但我覺得爸爸怪裡怪氣是從藍色盒子開始的,何不趁他還在房間時,就攤開來說呢?

柯迪原本在努力讓自己挺直坐在床上,聽到我的話後,他停下了動作。他垂下眼簾,抓住毯子,臉上近乎蒼白。我的脊椎傳來一股顫慄感。萬一柯迪沒放盒子在我房間呢?如果不是他,那會是誰?爸爸太生氣了,不可能是他做的;媽媽絕對不可能會做這種事,至少,我覺得她不會。只是,她這一年來已經讓我驚奇連連,所以我其實也不敢確定。

悄悄爬上我背後的戰慄感開始形成雞皮疙瘩,但就在這個時候,柯迪抬起頭來露齒一笑。「小妹,我可是絞盡腦汁哩!」他輕拍太陽穴說道。接著,他搖搖頭,彷彿我太讓人失望地說道:「原本還可以更好玩的說。」

我呼出一口氣放下心來,冒險犯難這檔事還是安穩留在我腦袋裡比較引人入勝,剛剛有一瞬間,我以為他會說:「妳在說什麼?」然後,我就得確定我是不是真的想來點刺激的事,還是只是喜歡幻想。

我翻翻白眼說:「太遜了,真是遜斃了!」

我走向門口,好驚訝爸爸居然什麼話也沒說。如果他在氣這件事,那為什麼沒有好好說教一番?我走出房間準備到廚房幫忙媽媽時,我回頭望了一眼,卻看到爸爸對柯迪點點頭。只是點了一下頭,沒什麼特別的,兩人卻像是交換了什麼想法,看起來都鬆了一口氣,這真是最教人不安的了──不知道他們這麼擔心是為哪一遭。

我穿過走廊,走向媽媽哼著聲音的地方,我禁不住一直想著那個裝置,那到底是什麼?柯迪又是怎麼拿到手的?

要是真的是柯迪的話。

爸爸頷首時,柯迪臉上的神情讓我起了疑心,我把杯子放在廚房流理臺,儘管知道媽媽在對我說話,但我一個字也沒聽進去,因為我心中只想著,我得把那個白色的小玩意兒弄回來,今晚就要。

『文章出處/資料提供:皇冠文化』

 
★ 冬戀溫泉季5日登場 邀民眾歡樂跨年

「把礁溪風華和記憶找回來!」縣府工商旅遊處長蕭瑞民表示,今年縣府特別推出「散步地圖」,遊客只要到地圖上的景點參加活動蓋章,或消費後請商家蓋章認證,凡是集滿1個景點及2個商家戳章,就可參加抽獎,包括台北─沖繩來回機票、住宿券、餐券等多重好康,宜蘭好玩卡也配合溫泉季推出300元台北到宜蘭的套裝行程,鼓勵大家搭乘大眾運輸工具來宜蘭。 …more

★ 快樂敲打!木工藝品DIY真有成就感 車埕木工體驗

體驗工廠提供木工DIY,最大宗是260元車埕椅,也叫天車椅,是中小學學生課外教學熱點;記者採訪時,就有台北市永吉國小與桃園市會稽國小四百多名學童前來快樂敲打組合。林姓與李姓小朋友直呼:「真有趣且好玩,超有成就感。」 …more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

發佈留言